业务邮箱
uXyHl4pF@126.com

第168章诡异的引路人

发布时间:2020-04-12 23:42:09

第168章 诡异的引路人我看这农民虽然奇怪,但也不像是什么坏人,有着农民的淳朴,和沉默寡言。 反正我自己进山也找不到路,还不如就让他先带一带路,如果中途遇见什么问题,我再及时做出判断。 本来刚上车的时候,我还能警惕地向四处观察着,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危险。可还没过多久,一天一宿没怎么睡觉的我就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了,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。 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看到农民还在像之前一样坐在前面,看着前面的马拉车。 我拿出手机想看一眼时间,却发现手机竟然自动关机了,估计是没电了。因为昨天晚上我的手机就没剩下多少电了,也没来得及去充电,直接就来这里赶火车了,所以现在没电也很正常。 反正这里也没有信号,手机有电也没什么用。 但我还是想知道我睡了多少时间了,我没戴手表,现在手机又没电了,根本看不了时间。 于是,我问那个农民:“大哥,从刚进山开始算,到现在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了” 农民没有回头,很不客气地说道:“我没有手机也没有手表,不知道过去多久了。” 我一看他的态度如此不好,也就没有再多问了,但是我发现,现在我们正走的这条路好像之前就已经走过了啊 是我记错了路还是他根本就是在带着我兜圈子啊 我自认为我的记路能力是很强的,因为我开了那么多年的货车,走过的路千千万万,记路是最基本的能力,就算周围的环境再怎么复杂,光线再怎么暗淡,能把路记下来,都是最基本的要求。 可既然我没有记错路,那一定就是他在带着我兜圈子了。 想到这里,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,直接就说道:“大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山啊你怎么在带着我原地兜圈子呢” 农民也不隐瞒,淡淡说道:“我不带你兜圈子,你怎么进山呢” 我愣了一下,难道不兜圈子,就进不去山了 我是疑惑地问道:“大哥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” 农民说:“这就是山的规矩,进山之前,必须先围绕着全山转三圈,不然的话,贸然进山,肯定会有去无回。我这不是在害你,而是在帮你。” 我一听,他说的也的确是很有道理,说不定他就是传说中的引路人。 据说,引路人是可遇不可求,只有有缘人才能碰巧在进入山之前遇见引路人,可没想到我第一次来山,就在看什么都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,侥幸遇见了有缘人,真是太幸运了。 在我感到幸运的同时,我也意识到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就是,为什么上次道士和胖子进入山的时候,非常顺利呢难不成他们也遇见了有缘人可他们为什么没和我说呢 还有,那些在山里失联的省里特警,估<死亡货车>计就是在没有找到引路人的情况下强行进入了阴阳山,所以现在才有去无回了。 一般来说,他们警察办事,肯定都是相信科学的,不会轻信这些迷信的东西,特警失联也实属正常。可最让我担心的是,上官燕他们到底有没有找到引路人呢 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引路人,那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这些问题我一想起来就有些心惊胆战了,心里总是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。 我也不知道这阴阳山到底有多大,反正前面赶马车的农民一直动也不动,专心致志地赶着马车,好像这条路非常远。 我不知道我睡的时候一共过去了多长时间,但我醒来之后,至少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,这辆马车还是在不急不缓地移动着。 我惴惴不安地问道:“大哥,咱还需要等多久啊” 农民一动不动,好像是一个木偶。 我以为他睡着了,就又更大声问了一句:“大哥咱们这是绕的第几圈了” 农民还是一动不动。 我有些着急了,壮着胆子直起腰,在农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。 可我仅仅拍了这么一下,心里就突然一惊,他的肩膀为什么这么硬呢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。 而且这种感觉我曾经还有过,好像就是拍在变成木偶的老李头肩膀上的感觉。 我心中大惊,刚要向前走一步,想从侧面看看农民的脸。 这个农民的头就剧烈晃动了一下,吓得我一屁股就坐了下去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农民看。 这个农民的脑袋晃动完了,就开始慢慢向后转。 我的心脏通通直跳着,心想,他刚才不会是睡着了吧现在被我给弄醒了,然后无比愤怒,准备转身对我大发雷霆 慢慢地,我看到了这个农民的脸,他目光呆滞,脸上毫无表情,就好像是死人一样。 我本以为他的脑袋转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了,可没想到,他的脖子就像是断了一样,脑袋继续向后转。 他转了整整一百八十度 借着擦白的月光,我看到农民那张惨白的脸,他的脸下面是他的后背 一个活人,怎么能将脖子转了整整一百八十度呢 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脑袋轰的一下,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了,反正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要赶快离开这辆马车。 我突然觉得这个农民可能不是真正的引路人,而是冒充的,他不是要把我带入阴阳山,而是要带我去黄泉啊 我真是太傻了,引路人既然如此稀少,又怎么会让我这么碰巧就遇到了呢 要是我多一个心眼,肯定会怀疑一下才对啊 我之前也听老人们说过,阴阳山这里也有很多假的引路人,有的是附近的村民为了骗钱,假扮的,骗到钱就走人。还有的,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鬼,他们不要钱,只要你的命 我几乎是在刚刚做出这个决定的同一秒钟,身体直接向后仰去,一下子就从马车上跌了下去。 由于我太过着急了,没有掌握好角度,落在地上的时候,后背都快要摔裂了,但我也没心情管那么多没用的事情了,立刻连滚带爬向开阔的大道跑去。 这附近十分阴森,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鬼气,实在不是久留之地。



百度搜索